欧洲杯结束了但欧洲和新冠病毒的“比赛”还未结束

通过1555ybcom

欧洲杯结束了但欧洲和新冠病毒的“比赛”还未结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zlimin.com/,美洲杯

7月11日,欧洲杯足球赛决赛在英国伦敦温布利球场举行,意大利队点球击败英格兰队捧杯,令因新冠肺炎疫情被推迟一年举办的“欧洲杯2020”终于降下帷幕。

然而另一场“决赛”却并未曲终人散——这场“决赛”的对手不是别的,正是始终阴魂不散的新冠肺炎疫情。

由于不顾“吃相”地“私藏”了大量疫苗,英国坐拥欧洲国家中首屈一指的疫苗接种率,早早自信满满地推动“重启”,试图全面恢复“正常社会生活秩序”,具体到欧洲杯,则是“酒照饮、球照看”,取消一切旨在保持社交距离、减少交叉感染的疫情限制措施。

不过来势汹汹的“德尔塔”变异病毒让这一切最终还是“打了折”:淘汰赛开赛前,许多著名流行病专家就警告伦敦、圣彼得堡等赛地所在国“如果你们想给‘德尔塔’助攻,就只管解禁”。他们指出,这些国家和城市随着欧洲杯的开赛,新冠尤其“德尔塔”的新增确诊人数和检测确诊率曲线都在“翘头”,且越来越陡峭。他们曾郑重建议,半决赛和决赛避开大城市、大球场,安排到“小地方”去踢。

但这怎么可能?英国首相约翰逊等人“二十四拜”都拜了,就等着淘汰赛、半决赛和决赛这“一哆嗦”,好“政经两开花”。原本就是“弛禁派”,曾闹出“主动群体免疫”天大笑话的他,当然不舍得让淘汰赛“搬家”。“全面解禁”反复权衡下终究没敢,但从1/8决赛对德国一场起,原本可容纳9万观众的温布利,入场上限就从原来的25%放宽到座位数50%,结果当场观众高达4.2万,浓厚的主场氛围帮助英格兰闯关成功,也让球场内外憋闷已久的英格兰人如释重负。半决赛、决赛,“再接再厉”的英格兰人将温布利看台人数上限提高到2/3,结果自然是两场比赛都坐了6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本土观众都扔掉了那个叫口罩的玩意儿,尽管照防疫专家们的说法,即便戴了口罩,如此人群密度下也未必挡得住“德尔塔”。

7月1日,世卫组织(WTO)指出,在欧洲杯开赛后,欧洲各地的新冠确诊病例一周内反弹了10%,他们担心这次破天荒由多达11个国家联合举办的欧洲杯,会成为疫情的“最佳助攻”。

这种担心当然不是多余的:日前苏格兰公共卫生局一份报告显示,早早打道回府的苏格兰队在英国各地参赛期间,随队球迷回国后核酸阳性者多达1991人,其中1290人在6月18日英格兰对苏格兰的比赛当日抵达伦敦,进入温布利现场的阳性感染者则有397人,这些确诊者“球迷特质”十分明显:90%为男性,3/4年龄在20~39之间——这只是一场容量上限25%的小组赛,容量上限6万的半决赛、决赛呢?之后呢?

决赛曲终人散,机关算尽的英格兰队并没能让“足球回家”,冠军奖杯被远道而来的意大利队抱回了亚平宁半岛——随之一并带走的,有没有“德尔塔”?“2021年欧洲最大规模人群聚集”,会不会让空欢喜一场的伦敦乃至英国愁上加愁,再迎来一轮疫情高峰?要知道意大利是欧洲最早大规模传播新冠的国家,而英国也曾是新冠重灾区。

暂时还没有下文:约翰逊不希望任何事干扰其7月19日让英国“全面解禁”的步伐,被疫情及限制措施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意大利也希望休养生息。问题在于,数据和流动性这两个关键要素,届时会不会“给面子”?

此次欧洲杯的11个东道主,防疫规定参差不齐,反映到欧洲杯管理上自然也花样百出:西欧至少在小组赛期间相对严格,而中东欧国家则相对宽松——俄罗斯圣彼得堡等从小组赛起就允许看台上坐一半人,酒吧、餐厅也几乎没有什么禁忌。由于欧洲杯恰和学期结束“撞车”,成千上万“裸奔”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圣彼得堡大街上横冲直撞、零距离接触,让不少防疫专家提心吊胆,而匈牙利布达佩斯则完全“零限制”,普斯卡什球场几乎场场座无虚席。

小组赛中,芬兰队在圣彼得堡对阵俄罗斯队,比赛结束后有超过120名芬兰球迷被核酸测试确诊阳性,这一宛如冷水浇头的消息让人们一下想起,俄罗斯是当前欧洲疫情仍然严峻的几个国家之一,圣彼得堡举办1/4决赛(7月2日,西班牙对瑞士)前一日,城市因新冠直接导致死亡人数,达到破纪录的107例,同日单日新增确诊人数1247例——要知道6月1日这一数值不过817例而已。手足无措的俄罗斯和圣彼得堡当局匆忙关闭了赛地附近和“球迷角”的美食广场,禁止了赛场周边的食品销售,同时加大疫苗接种推进力度。

东道主之一丹麦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相对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即便如此,首都哥本哈根主办丹麦对比利时一役后,仍有3名球迷核酸测试结果阳性,虽说绝对人数不多,但足够让人恐惧——因为这3名球迷感染的都是“德尔塔”,丹麦公共卫生当局连日来不断敦促因该国足球队“低开高走”一路不断创造奇迹而兴奋异常的球迷“悠着点”。

另一个欧洲杯上的活跃国家——荷兰,其公共卫生研究所7月13日所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周该国有近52000人确诊阳性,较前一周暴增500%以上,而较14天前则飙升了1130%。

痛定思痛的首相吕特已经宣布“亡羊补牢”,将重新引入包括宵禁和关闭夜场至8月中旬在内的防疫限制措施。

事实上,为了让这届因疫情推迟的欧洲杯“不善始但善终”,欧足联和各东道主还是做了不少工作。

在苏格兰球员弗莱克和西班牙球员布斯克茨相继在赛前确诊阳性,且因此导致大量“密接”球员被迫隔离后,欧足联紧急推出了应对规则修订:原本,唯恐疫情影响导致参赛队缺兵少将的欧足联,此前已将报名上限从传统的23人增至26人,在苏格兰曝出对荷兰热身赛因“弗莱克密接事件”不得不一次换掉6名球员后,又紧急规定在欧洲杯赛事期间,任何球队如因“密接隔离”等防疫原因,导致球队可参赛球员人数少于13人,可随时报名递补。

在“德尔塔”的强穿透率令人谈虎色变后,欧足联宣布赛前、赛后新闻发布会一律改为视频方式进行,并取消了传统的球员、媒体接触“赛场混合区”。

至于最敏感的赛场容量上限,各国的规定如前所述,是参差不齐的:德国慕尼黑安联球场最严,限额14500人;英国伦敦温布利球场小组赛25%(22500人),但淘汰赛和半决赛、决赛步步放宽,最终挤进了6万人;俄罗斯圣彼得堡和阿塞拜疆巴库允许其主办赛场坐“半满”即座位数的50%;而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体育场则是本届欧洲杯唯一始终允许满座的主办场地。

由于许多球队要在11个主办国穿梭旅行,欧足联不得不给他们“体育豁免权”,允许所有经过认证的球员和工作人员“免检”,但随队球迷就不一定都能得到同等对待。

所有主办地球场外都设立了球迷区供球迷互动、消费和狂欢。一些主办地的球迷区(如圣彼得堡的)在出现球迷核酸测试阳性后一度关闭。入场球迷的防疫要求,各主办地也迥异,有的只在入场时测体温,有的需要疫苗接种证明或核酸测试阴性证明,而入场人数全无限制的匈牙利布达佩斯,却是在这个问题上最苛刻的:入场球迷必须出具核酸测试阴性证明或疫苗完全接种证明,以及当场球票,才能换取挂在手腕上的“通行证”入场。对于需要奔波各国赛场的球迷而言,应付五花八门的疫情规定,着实有点苦不堪言。

值得一提的是,11个举办国中有10个给予欧足联官员和赞助商工作人员以“体育豁免权”,允许他们欧洲杯期间“免检”,唯一的例外国是英国。

如今空前绝后的本届欧洲杯总算落幕,但欧洲人和新冠肺炎疫情间的决赛胜负如何?德国内政部长西霍费尔曾在决赛前对欧足联默认英国放松防疫管制办赛啧有烦言,称之为“完全不负责任”,对此有球迷评论“但愿他幸而言不中”——究竟是“幸而言不中”,还是“不幸而言中”,恐怕只有静待“加时赛”后,时间给出的最终答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 “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 邮箱:/li

满帮发布Q2财报:总收入达11.2亿元 第二季度履约订单数达3600万单

注入科研创新活力! Solid Gold素力高宠物营养研究中心授牌成立

关于作者

1555ybcom administrator